它只是孩子的歌,但它是属于我们的!(2019新东方国高毕业生原创歌曲《三七二十一》的创作回顾)

作者:王思睿  日期:2019-06-29  阅读:5152

点击打开欣赏2019新东方国高毕业生原创歌曲<<三七二十一>>

https://y.qq.com/n/yqq/song/232414071_num.html?ADTAG=h5_playsong&no_redirect=1


再次谈起《三七二十一》时,我已经毕业了。

1

歌曲发行后,很多人问我们:“你们是怎么想到去写歌的呢?”

“因为我们想用一个特别的、属于我们这届的独特方式,去回忆我们的三年、纪念毕业,恰巧我们年级喜爱音乐的人比较多,人才多呀!哈哈哈哈哈!”

每次说完那句“人才多呀”,大家都会一起笑。

 

年级里喜爱音乐的人多,这是真的。从西方乐器钢琴、架子鼓、吉他、贝斯……到中国乐器琵琶、古琴、二胡、笛子,只要你叫得出名儿的,我们就能给你搬上台去!

 

也正是有众能人相助,才能让《三七二十一》从最初的三人筹备小组,发展到最后近三十个人的制作组,若把MV演员组也包括在内的话,更是凝聚了全年级力量完成的。

 

至于人才多,哈哈哈,相信你们已经听完我们的歌,看过MV了。是不是人才,就交由你们评判好了,大家都会努力变得更好的!

 

2

也是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忽地想到了曾经创作初期迷茫的问题,“是先作曲,还是先写词呀?”

 

想着想着,我笑了。

 

我如果说我们是词曲同时进行的,伴奏出来后才编的主歌,歌词写完才选的歌名,歌曲还是口口相传学来的,你们会不会觉得很搞笑?(我可还真是坦诚呢!)

 

好吧,这次《三七二十一》的创作,的确是一堆娃娃对原创歌曲的初次试水。

 

曾经在寒假开始准备《三七二十一》的时候,我一遍一遍在各种网站查作曲技巧,还买了本书回家看,可真正开始创作时,还是一筹莫展。

 

记得在最初的一周里,刘萁盈、周童欣和我的语音备忘录里,全是自己哼的小调调。可有时,我们兴致勃勃地将自己的调子发给别人听的时候,得到的评价不是听着奇怪,就是好像和已经发行的歌曲有雷同。就这样,作曲搁置近一周,都未能有实质性进展。

 

时间紧张,我们决定,同期开展歌词的创作!

隔天中午,张佳一在群里发了一段伴奏,简单清新。一片叫好中,这段伴奏被全票通过,大家沉闷下来的创作激情,又被激发起来。

 

同时,筹备组不断扩大,我们还邀请了曾帅、张哲恺、陆家辰、刘陆晗淇、王紫婕等人加入我们。我们的据点也从老师办公室,转向二楼小会议室和留学规划办的展厅。在创作的过程中,作词、作曲和编曲的人员紧密交流着,反复商讨、确认每一组歌词的字数和歌曲的总体结构。

 

下面是我们的创作组人员:

作曲组:刘萁盈、周童欣

作词组:黎雪欣、刘陆晗淇、王思睿、王紫婕

Rap组:刘陆晗淇、陆家辰、穆恒宇

编曲组:

架子鼓:张哲恺

键盘:张佳一

原声吉他:曾帅

电吉他:张仕杰

贝斯:郑泽蓉

 

从无到有,整首歌曲的创作,我们大约用了半个月左右的时间,特别怀念那段4台电脑、14部手机、一个音响陪伴的时光,也特别感谢所有人的配合和团结,十几个晚自习的付出。

 

3.

后来的创作中,我大部分在作词组,那就请允许我多讲讲作词过程中的那些事儿吧!

说起歌词的创作,大概要从一条群发的信息说起。

 

因为希望这首2019届国高毕业生的歌,真的能够承载大家的回忆、激起大家的共鸣,我们给国高高三年级7个班每个班的同学发了一条信息,搜集这三年来大家印象最深、感触最深的事情。

 

我们邀请文字大师黎雪欣加入,几个人开始频繁地往老师办公室跑,围着一个电脑,看着从各班同学那里搜来的素材,回忆这三年的点点滴滴。

 

首先,谈谈我们的创作思路。

 

内容上,我们第一段主歌是对在新东方一天生活的小概述,副歌是在谈我们这三年的许多第一次:社团活动、标化考试、师友同学情;rap的首段是以军训为起点,说三年的开始;第二段主歌,宏观地描述了我们的三年,副歌则总结了我们年少的懵懂、青涩、蜕变和成长,那些生活中让我们记忆最深的点;变调中叠在人声上的rap,诉说了我们的离别,在以后追逐各自人生的道路上,我们不能再和这帮同学坐在这间教室里,聊着别人听不懂的笑话,连外卖和包裹都要换了地址,我们的远方,从此不再是同一个方向。

 

再说说我们的歌词经历的两次大改动吧!

 

第一次是将第一版的歌词发给一位外校的同学后,他发来的建议。他说,觉得歌词中很大部分是只有新东方人或者19届国高毕业生才懂的细节的堆砌,而缺少了一些朦胧的感觉。

的确是这样的,也许是受到收集来的素材的影响,似乎在创作的开始,我们总是希望将三年的全部都搬进歌中,但事实上,好多事情呀,可能更适合住在记忆里。

 

第二次是在定稿之前做的修改,加上了“一场青春两处奔波共三年,四海五湖六学期聚成七班”这个重复句。

其实歌词写到那时,已经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修改。每一句歌词都代表着三年的某一个曾经。对于歌词,我们已经不舍得再做任何删减了,但考虑到通常的歌词,都会有重复句或重复段来突出主题,我们还是忍痛割爱,删掉了部分歌词。

 

在黎雪欣的提议下,我们创意性地将三年凝聚成了这句由一到七排列的话。在这场青春中,来自五湖四海的我们相聚成七个班,共度三年。“两处奔波”是泛指,说的是三年的辛苦和努力,可以理解为家校间、宿舍楼教学楼间,也是新东方和扬大间、扬州和江阴、扬州和香港间的各种两地奔波……


 

 

 


4

歌曲创作的间隙,我问了身边所有和音乐、电视相关的扬州人,加了三四家录音棚的微信,不断地联系、商量中,最终找到了一家有四条关系线连着的录音棚。

 

那边的录音老师很热情,我们一群人跑了三四趟,每次他都热情地招待我们,为我们提供他们宝贵的建议。我三番五次旁敲侧击问价格,他总回答说会优惠的。可终于有天价目表出来,大家都傻眼了。

一万五!

 

毕业典礼的所有经费(学校给的和年级所有同学募集来的)一共三四万。三四天的时间里,大家一直在愁钱的事儿。毕业一共有5个筹备组,加上最后要给母校捐赠书目的钱,我们组根本分不到这么多。录音棚加了那么多,可有乐器的棚实在是不多。

“要不我们上街卖艺?”一片沉闷中,这句话总不时地被提起活跃气氛。遗憾的是我们最终也没能组织成这样有意义的卖艺活动。

我们继续在年级范围内寻找录音棚,特别感谢党晟的妈妈,我们找到了广电的合作方——天音音乐基地的刘镭老师,帮助我们录音。

 

你以为发生在录音棚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嘛?没那么简单!

“没你想象得那么简单!”记得这是周童欣录完第一句后,复杂地笑着拿下耳机对刘萁盈说的话(歌曲的前两句是这两个女生唱的)。这事儿对那时的我们……好像还真没那么简单。

 

第一次录音,我们录了一天。好不容易录完音,大家都筋疲力尽,一同吃了一次阶段性的庆祝宴,以为就要这样与录音棚告别了。

那时的我也太天真,对整体的要求没有太高,总以为唱不好没关系,后期可以修音的;节奏有点不对没关系,后期可以调整的;合唱不齐也没事,反正可以拉齐嘛……

反正,后期是可以改变一切的!

没几天,我们的音频发来了。群里沉默了几分钟。

 

“好像有几个地方,人声比伴奏慢了0.05秒。”

“有个高音破了。”

“老师好像没理解我们的意思,结尾剪得不大对。”

……

 

几番沟通后,我们进行了第二次的人声补录。

大概是已经有了经验,清楚地知道哪里需要提高,也比以前重视了很多,这次我们进度快了很多,三个小时便结束了录制。

录完后,我们又很细致地听了几遍。所有人都认真了很多,每次列修改条目,我们都能列十几条。

记得录音棚老师说过一句话,我印象特别深:“你们扣得这么细,这是要冲击格莱美啊!”

对呀!我们就是要冲击格莱美呀!

 

其实说实话,在这段录音有关的故事中,我个人也有很多的小忐忑:怕作品不能被大家接受和喜爱;怕我们去录音棚的次数太多却不能给出高质量的作品,还被嘲“录音5分钟,吃饭两小时”(哈哈哈);怕与录音棚老师关系一般,我们的歌不能受到太多的关注……

也许我的许多小担心都是多余的,至此,一切也都告一段落了。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5.

谈起发歌这事儿还真是崩溃。最初,我们是想网易云音乐、QQ音乐这两大播放平台同时上传的。最后一版的音频出来,刚好是我考AP那会儿。当时我放下复习资料,花了一个小时上传歌曲、写创作内容、调整歌词条等等。

 

上传后一天,却收到信息“不建议用合唱曲目入驻音乐人”,也不支持公司、社团、组合等入驻。因为花粥事件,网易云音乐去年经过改革,整个音乐人的申请和音乐上传都变难了。

 

接连着几天,一直到考AP前天晚上,我都在忙上传这事儿。纠缠了三四个客服,从“2019届扬外国高毕业生”到“居住在秦邮路的人们”,试了各种名字,玩各种语言游戏上传了四五遍,最终还是因为“不允许公司、厂牌入驻”而没能上传成功。

 

我至今还在震惊,到底是不是未来我们再也不会在网易云音乐上,听到由某某校毕业生发出的歌,还是我social能力太差(保持微笑)?

感谢曾帅,也感谢包容的qq音乐,在提交原创的相关证明后,我们的歌成功地在520日上传!哈哈哈,这是命运的安排,这也是我们对三年、对新东方的告白!

 

6.

说起MV,总会想到那段几个人扛着长枪短炮满校园跑的时光。

当然,我首先,是要感谢赛家谷老师的,哈哈哈。

记得最初找到赛老师时,我还很紧张,不知道赛老师会不会有空,为我们的拍摄提供技术帮助,后来发现,他简直是天使!

 

记得拍摄初期,我们没有带器材,他就直接带着器材,陪我们拍了一节课。后面的拍摄中,我们,包括其他的毕业拍摄组,用到的滑轨、摇臂、打光灯等拍摄器材,都是借赛老师的。他虽然有时会笑着说,我们对设备太暴力,但每次我们有任何问题,他还是会很热心。

 

那么,我就简单讲三段我印象最深的拍摄吧,也是三段请了赛老师参与的拍摄。

第一次,我们拿着无人机去拍校园的景。

那是个阳光正好的日子,我们跟着赛老师,从幼儿园、小学,拍到初中、高中。看熟操作方式后,我也想试试自己操作,可他总是不让。一是怕我操作不熟悉,航拍器摔下来砸着我(其实主要是怕航拍器摔坏了吧,哈哈哈),二是觉得女孩子的思维没有男孩子敏捷,怕我操作遇到紧急情况反应不过来。

 

“你应该找个男孩子来!”他总是这样说。

哼!性别歧视。

 

还有一次大规模航拍,是拍用人拼成的“2016”和“2019”。当时为了拍出那个意思,真的是折腾死了。

为了拍摄效果,我们需要78个人参与,可为78个人请假,着实不易,所以我们和体育老师协商,选了一节下午的体育课(567三个班一起上的)。好不容易确定下时间,却得知下午小学部有足球赛,和小学部的老师商量后,我们答应在1430前拍完。人员繁多、时间紧张,我们在班上吆喝了几个同学,一齐去操场为同学了画站位的点。

 

那一天,我都是提心吊胆的,担心拍不完,或者拍摄效果不理想。

当然,感谢前一天做人员站位表的刘萁盈、感谢所有78个人的配合,感谢中午没有休息就赶来的赛老师,也感谢帮我们调整队形的几位体育老师,最终我们按时拍摄完了(虽然最后的效果,跟我们想象的有些许不同……)。

 

最后一次“心累”是拍“拥抱”(穿校服、便装、西装、学士服的同学和老师在升旗广场相拥的场景)。那次因为学校的航拍器碰巧被送去维修了,手持稳定器不大好使,用手举着拍又太晃,想来想去,最后我们借了校园110

赛老师和张佳一、周童欣坐在110的后座,抬着相机,电瓶车带着他们,在升旗广场中间的世界地图上一圈一圈地转。

 

拍摄不易、出片艰难。不过,交通设备就像是被我们发现的新大陆。后来,“三轮车司机”大猩猩(ztx),还骑着问保洁阿姨借来的小三轮,载着Melodyzjy)转了整个校园,拍了不少画面呢!



 

7.

接下来,是感谢。

说感谢,并不是个政治任务,只是我每次想起《三七二十一》都会想到这两个字。

很感谢《三七二十一》的所有工作人员和参演人员,你们可能不会知道我的许多小心思,但你们的支持真的给了我很多感动;感谢总是随叫随到、提供了很多宝贵建议的徐璇和赵诗雨;感谢全体2019届高三的班主任们,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和支持;感谢姜静老师,工作超级繁忙,但真的超给力;感谢赛老师(感谢你太多次了,哈哈哈);感谢孔亮老师,从头到尾提供了很多宝贵的建议和帮助;感谢学校,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展示的平台……

 

8.

“那么说些感悟吧!跟后人谈谈经验?”

其实回忆起这些有关《三七二十一》的事儿,像是发生在昨天,又像是已经过去了几个世纪。

曾几何时,我还在为写不出歌失眠,为录音的那些事儿着急,为撞在一起的MV拍摄和AP考试崩溃……可这些曾经,好像都不值得一提了。

 

因为《三七二十一》,我认识、熟识了年级里一些以前不大熟悉的朋友,一起度过了很难忘的时光(大家前几天还说要一起去江阴泡脚呢!)。如果一定要说感悟,那我只希望,那个也许在筹备新一届毕业的你、那个年少的你,可以团结身边老师、同学、家长的力量,不断发现生活中许多崭新的点,抓住、珍惜每个瞬间。

 

9.

歌曲完成后,我删掉了语音备忘录和库乐队里二三十个文件,都是最初自己“创作”的小调调。有的甚至可能从未面世,也没有给身边的人听过。不知是怕折磨自己的耳朵,还是怕激起自己不经意间的感伤,我看着那些乱七八糟的名字,一个都没听,一股脑删了。

 

最初的最初,我真的对这首歌抱有很大的期待,真的想做出一份所谓“发行级别”的歌。

每每面对身边各种“你们小孩子玩玩”“想冲击格莱美啊”的话,我总是微笑礼貌地回应。

 

后来,歌曲、MV中好多不顺眼的小细节,在修改、协商了无数遍后,就渐渐地习惯、接受、麻木了,我也在学着接受生活中的各种不完满。但有时候我也会想,如果某一个点上,我再坚持一些,如果时间再宽裕一些,如果我们再努力一点,好多事情会不会不一样?

 

如今一切都结束了,我也不知道我们那个“小孩子的理想”到底实现了没有。

我们的确只是做了一首小孩子的歌,但它是属于我们的呀!

 

《三七二十一》的创作于我个人,是完成了我从高一起,就一直念念叨叨想要写歌的梦想,对于我们2019届毕业生来说,是我们对毕业的纪念,我们将最真挚的情感都融进这首歌里。希望多年后,大家在回忆起这首歌时,能忆起那个最纯真的自己。




扫一扫分享此页